两声炸雷营养

来自:呼和浩特宠物网  |  2021年01月16日

“轰”,“轰”,两声炸雷,震天动动,我从睡梦中跳了起来,紧张地从蚊帐中探出头来,向外张望着。

天地一片漆黑,我住的这间小小的守料棚被黑漆漆的苍穹裹住,我与黑暗浑然成为一体,视觉已经失去了作用。

挂在棚柱上的马灯不知什么时候被风刮跑了,豆粒般的雨点砸得棚顶沙沙作响。料棚之外,有一条大路,从山顶一直通向知青点,借着瞬间的闪电光,我看见大路上的积水足有一寸多深,这条路可是山脊上的一条路,路上的积水正形成一条洪流向我住的守料棚冲来,在守料棚里扫荡一番后又向山下奔将而去。

多大的雨啊,我简直被刚才映入眼帘的景象惊呆了!

知青点修建工作已经进入了最后的阶段,偏偏又遇上了这场滂沱大雨,幸好在散工前,就收拾了散在各处的材料,盖好了泥砖,要不然就糟透了。我也真是一个倒霉蛋,偏偏在这个鬼天气轮到我来守夜。

借着闪电光,我找到了衣服。衣服全是湿漉漉的,已经没法子穿了,去摸鞋子,却是一阵徒劳,鞋子早就被洪水冲走了,看来,我想要下床是不可能的了,眼睛一眨,便又钻进被单中睡去了。

白天紧张劳动所带来的疲劳厌倦在甜甜的梦里消失了,我做着一个一个的美梦,不知道又睡了多长时间。

突然,长空划过一道闪电,大地倏然一片雪白,一颗震耳的炸雷就在我的周围爆炸了,我再次从床上跳了起来,在周围漆黑的世界里寻找炸雷落地的地点,然而,无论我怎样仔细地搜寻,都没有发现周围有制造武器装备什么异样。我还是没有放弃搜索,总想着有一个可怕的恶果就在我的周围。

忽然,我发现守料棚西南方不远的地方有一团奇怪的黑烟,在那冒烟的地方时而又飘出一团红火,那火球直往漆黑的天空中跳跃上蹿。我想,糟了,准是雷电引发了火灾。

我继续观察着,那团红火在暴雨的倾泻下,忽而消失,忽而跳出来蹿上高空,与它同时出现的是那股巨大的烟团。浓烟裹着火舌,火舌舔着浓烟,这个恶魔又与狂风暴雨纠合在一起,火借风势,风助火威,这么大的雨也不能将它降服。

我估计那个起火的地方离我住的守料棚至少有四五里地,这期间的距离也实在是估计不准,视线中的景物全被这漆黑的夜吞噬了,没有了熟悉的参照物。

让别的村庄的人们去忙吧,那里或许是一个草垛或者是一个其他作物的堆积场,我何必要操心呢!

全身心才轻松下来一刻钟,我在一道道的闪电光中终于发现了那个被雷击起火的地方,天哪,那是茶盘庄!那个庄子里只有三户人家,没两个壮劳力。

我心里明白极了,这茶盘庄算是遇上了极大的灾难,两个壮劳力全到外地垦荒造林去了,家里剩下的全是妇孺老幼。茶盘庄离柳家大屋场还有两里地,茶盘庄人不能自救,谁又能去救他们呢?人们对异常的天气已经习以为常了,他们现在正在梦中呢。

这时,我忽地良心发现,顾不上穿衣找鞋,打着赤脚拔腿就往老家跑去,我要喊人去救火。

风还在呼啦啦的刮,雨还在沙沙沙地下,漆黑的夜晚,泥水在山道上哗哗地流淌,我不知摔了多少跤,终于摸进了柳家大屋,挨家挨户喊起了十几个青壮劳力,又朝茶盘庄奔去。这时,天已经麻麻放光。

茶盘庄一片混乱,风雨声、雷电声,人们的哭叫声罩住了这个村子。一个老婆婆拉着我的手说,孩子啊,你们终于来了。我的心痛苦极了无言以对,忙抽回手,我顺着楼梯爬上了燃烧着的屋顶。这时,救火的人们陆续赶到了,大家二话不说,都爬上了屋顶。

半个小时后,大火被扑灭了,天也大亮了,狂风暴雨也停止了它们的肆虐。

我望着那烧断的房梁,望着烤焦了的墙壁,望着地上一堆堆的瓦砾和残破不全的家具,望着哭泣无泪的人们,内疚地低下了头。我想,,我在山上守料棚里判断的那一刻钟该是多么宝贵啊,要是我不犹豫,结果也许要好一些。

••••••

从此以后,茶盘庄便从这块地方消失了,一场大火将这个小小的村庄抹去了,这里的人们尔后一户户搬到柳家大屋去了。十五年前,我的一家曾经在那地方蜗居过,那里曾经是有过许多故事和建立会员与企业互通互联的关系梦幻的地方。

共 15 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写的是一个男子守夜时,遇到火震中位于西内格罗斯省希诺巴安镇以西77公里的海底灾后的状况。一场火灾,一个村子消失,一时犹豫,留下了无限遗憾,人生没有假如,良知永在心间。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尚林夕】

1楼文友: 11:06:19 欣赏佳作,祝创我们很难抓住现行。”彭女士说作愉快!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合肥哪男科医院好
长沙哪家医院白癜风医院好
注射重组人粒细胞刺激因子监测哪些指标
友情链接